李浅酿

你好呀 我是李浅酿
主产瓶邪 请多多指教!

【瓶邪】在·上·海 01-04

共10则

设定:著名摄影师邪×公司总裁瓶
(所以这对真的很有钱 住外滩高层的那种)

年上 日常段子向
(后面可能还写在伦敦 在东京 在青岛这样的)

阅读愉快

(期中考完了要多产!)

01
旁边那家酒吧人不多。闷油瓶就坐在我对面喝酒。灯光氤氲,他手里那那杯红酒被照得晃动着漂亮的光晕。
实在是太他妈好看了。
他手上那个跟我一样的对戒,反射光线进入我的视网膜,晃得我心神沉迷。他离我很近,用略显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红酒摇啊摇的。我抓过他的手腕,把他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去,然后揽过他来接吻。
他很快夺回了主动权,唇舌交缠着咽下我送到他口中的酒。我身子往前倾,他控制着角度不让我从高脚凳上滑下去。
“嗯……”
他松开我,还故意啃了几下我的嘴唇。我痛呼出声,随即目眩神迷地去看他的眼睛。
——闪动着危险又温柔的光。

02
我在晨光里渐次苏醒。窗帘纯白色的,透出微微的白光来,舒适又不会刺眼。闷油瓶转过头来,头发略随意地乱着,撑起身子来送给我一个早安吻。
“今天周末。”我冲他挑眉毛。
“想去哪里?”他把我圈揽过去,眼底带了点笑意,明晃晃的。
“嗯……”我思考了一下,“你定。”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顺势把我抱起来,下床。“想去你心里。”
我笑了,这瓶子的土味情话可真是泛滥成灾——我上去轻啄他的嘴唇,腾出一只手来把窗帘拉开。
天光大亮,从高空俯视外滩,是如此的动人。

03
我开车取景回来,去接闷油瓶下班。停进车库,我熟门熟路地电梯升到顶楼总裁办公室,然后玻璃门外面就能看得到他坐在里面审计划案。
正装外套脱下来搭在椅背上,一尘不染的白衬衫散发清新的气息。他抬眼看见我,起来推开门:“来啦。”
“嗯。”我随意坐在他桌子的空处,“今天忙吗?”
“还好。”他揉揉我的头发,“一会儿就回家。”
他坐回去,我就到他后面枕在他肩膀上看。不一会他就凑过来吻我,然后这个吻就一发不可收拾。
他轻轻把玻璃门的磨砂面开关打开。
看来回家不是一会儿的事了。

04
夜里的外滩灯火通明的,繁华得像个虚幻的外星城市。我牵着闷油瓶的手,他拿着刚买的gucci风衣,我们往家走。
那些漂亮的灯光啊照在他脸上,精致得就像易碎品。我们闲聊着,他有时候冲我笑笑,像是上世纪漂亮得要命的公子。
“小哥小哥,下次你带我去游乐场吧。”我突发奇想。
“怎么想去那里?”他转过头来问我。
“想去呗。”我大步地往前走,他就追上我。你知道吗,看着在外面冷漠严肃的他,在我面前宠我,冲我那么好看地笑,有多幸福。

未完

【瓶邪】孤岛温柔

·鸽了很久的孤岛温柔,原本想写民国AU,结果觉得自己不大行……所以换梗了
·解释一下,吴邪的那个梦的原理。一开始吴邪和张起灵平行岛屿,然后因为季风所以他们只能同时往一个方向走,而小哥长寿所以会停滞一段时间,吴邪就像寿命一样与他并肩而行,然后就走了……但是因为小哥的长寿也不是永生,他总有一天会离开,所以总有一天会开始漂流,只要说是有一年哪里的季风推移不定,他们总有一天会再相遇。
·甜的,不虐。
(我一直都致力于把虐梗写甜)
好了说了一大堆了你看完了吗?阅读愉快

1.
那天吴邪新买回一台相机,是当下最新的那款微单。胖子特别喜欢,嚷嚷着要拍全家福。
——说是全家福,但只有一张三个人的合照,其余的照片都是关于吴邪和张起灵的。吴邪导入电脑修图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拍的是那个好看的飘窗,他和张起灵分别坐在两端,两个人都是很随意的样子,穿着同样的灰色针织毛衣。眼神望向对方,没有笑,加上那个清冷颜色的滤镜,很是好看。
吴邪看着那张照片发呆,张起灵端着一杯咖啡蹭过来,双手圈住吴邪的脖子,轻轻吻过耳垂。
“怎么了?”
吴邪有点儿痒,笑着把头转过来浅尝辄止地吮吻。
“没事。”
他看见旁边的那杯温热的咖啡,让人心生暖意。

2.
来雨村很久了。
这个群山环绕的小村庄本应是每天晚上都看得到漫天星辰,但是却因为阴雨绵绵所以晚上总是漆黑一片,大部分的时候下雨。
在难得看见星辰的那几天,吴邪都很有兴致地看星星。于是张起灵就陪着他看,然后负责把睡着了的吴邪抱回去。
湿润温暖的气候把吴邪养得越发的健康起来——相对地。但是他的确是好多了,变成了有匀称比例的好看的人。
他大概不会是从前那个清新脱俗的小郎君了,但是在张起灵面前,他恐怕更是个出水芙蓉的弱官人。

3.
但因为如此温软的生活实在是舒服像做梦,所以吴邪做了很多很多的梦。他看着发呆的那张照片啊,让他想起了他做的那个梦。

4.
有个地理学家说,亿万年以前世界上只有一个大陆,后来分裂成了现在这样的很多很多大洲和岛屿。
——纪录片如是说。
吴邪转头看向身后侧卧的张起灵,小声说道:“它一个大陆,一个大海,那那座大陆,难道不是一座最纯粹的孤岛吗。”

5.
在浩瀚无垠的太平洋上有两座平行的孤岛。他们很小,却彼此凝望无数年。
一座叫做张起灵,一座叫做吴邪。
它们随着海浪向一个方向漂荡,不断彼此凝望却无可触及。
很快吴邪发现自己离张起灵越来越近,但张起灵告诉他自己停驻已经有无数年。

6.
所以当他与张起灵终于并肩,他知道他必将远行。
他们在茫茫大海上,耳鬓厮磨。吹过他们的是同一阵季风。
彼时吴邪希望他们能组成新的一块大陆,他们能变成生机勃勃的家园。
张起灵也这样想着,但毕竟他们只是孤岛,他们无能为力。即使他们曾经共生共眠,共阳光共婵娟,飞鸟落在他们的草坪上。张起灵仍旧是时光停留,而吴邪却向远处漂流。
有一天他们牵不住彼此,又有一天吴邪消失在张起灵所见的海平面上。圆球状的地球总能精准地将人分割在一条地平线上,像是一道沉重的门,残忍而不讲情面。
吴邪却忘不了那一岛屿的温柔。

7.其实当时梦醒了的时候,吴邪是被张起灵抱紧在怀里的。他反应过来,安心地笑了。张起灵醒来看见他笑,问他怎么了。
吴邪抱紧了人的腰,往上蹭了蹭,吻吻他的额头,凑到耳边说:
“你太过分了。”

8.
张起灵坐在旁边看吴邪修那张图。加锐化加滤镜,吴邪还特意给自己加了美颜。但是张起灵怎么看都是一如曾经模样。
吴邪叹口气。
张起灵在吴邪旁边,猫一样把头靠在吴邪腿上。吴邪伸手揉了揉人的头发,心里又是一股暖意。
他看着柔软的,被揉乱了的头发,笑了笑。
遇见你大概是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鼠标一点,下一张照片是吴邪枕在张起灵肩上,眼睛微微闭上,浅浅笑着。阳光温柔地晕开在时光里面,就像几年前吴邪一个人在杭州街头喝醉了抬头看见的那片暖阳。

9.
其实在吴邪做的那个梦的最后啊,是一段明媚的时间快进。那是经历了亿万年间的洗礼之后,吴邪看见自己身后是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岛屿。
张起灵。

10.
那是久违的孤岛温柔。

T.B.C

http://yuji8987.lofter.com/post/1f29e595_12bee746d
是上面的瓶邪文的灵感来源,自己摸鱼写了个封面x
来自传为朱敦儒绝笔的那首词。
“林间鸿雁草间虫,共我一般做梦。”
——何不 共我梦。

【瓶邪】枕边人

1·算是简简单单的雨村日常,也算是自己对瓶邪的感悟。

2·记得配一个bgm:记昨日书-伏仪

正文如下。

1.


吴邪已经睡着了。

几分钟前他和张起灵在门口泡脚。吴邪把头靠在了张起灵肩上,双手环住人的脖颈。

他们没有说话也没有亲吻,仅仅这样安静地沉默。即使是这样,他们看起来也像是最美好的永恒。


2.


吴邪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变得总是能在张起灵身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也许是在无所事事的午后,也许是在暴雨中的午夜,也许是像这样的悠闲的晚上。

他的生活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干净,就像是那种鱼白色的温润气流柔柔软软地包裹着他,朦胧而美好。

——就像他每天在天光渐亮的清晨醒来,身体周围总是会有那样温暖的温度笼罩。他习惯性地去索取一个早安吻,眼眯着,迷迷糊糊地转头去拥抱着枕边的人。

张起灵会察觉到吴邪的动静。他轻搂着人的脖子,细密的吻落下来。


3.


“你可知这百年 爱人只能陪半途。”


4.


他们不可避免地谈到寿命与时间。

其实吴邪有一次做梦梦到了自己死后的张起灵,醒了之后是凌晨,可是他怎么也睡不着了。胸腔里情绪的胀痛让他在张起灵怀里略有不安。于是抱着他的人就醒了过来。

“怎么了?”吴邪听见这样一个温柔的半梦半醒的沉静的好听声音。

眼泪一下子就从眼角不可抑制地满溢出来,支撑不住的,尽力压低的哭声,从张起灵怀里传来,在漆黑的房间里氤氲。

窗帘有一点没有拉紧,于是透进来一点点微弱的光线,这条光线给整个房间盖上了一层薄纱,暴雨刚过的昏暗色调,痕迹渐趋隐没。

但随之而来的是嘴唇上温热的触感。轻轻吮吸又纠缠,吴邪觉得张起灵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又觉得他好像不知道。但是这种思索被情愫打断了,嘴角处略微泛起的水声,在子夜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


4.


不光是吴邪,张起灵也会在意。

他撕掉吴邪曾经写下的计算他们所剩下的时间的白纸,然后把他紧紧地抱住。力道极大,仿佛是要把吴邪整个揉进自己身体里。他感觉吴邪像一只柔软的猫儿在他身上伏挂。他也忘不掉那天晚上,吴邪在他怀里哭得像个做了噩梦的小孩。

有的时候他希望自己在某天会发现自己头上的一根白发,或者与吴邪一起感到衰老。


5.


南康白起说:我们要一起活到很老很老,老得走不动。然后我们换上干净衣服,手牵手躺在床上,我说“死吧”,我们就一起死了。


6.


吴邪喜欢柔软的枕头。

他坐在红木椅子上在书房里看笔记的时候,张起灵会在旁边的飘窗上特意布置的一块床铺小睡。飘窗上放了很多抱枕,张起灵会把最舒适的一个放在吴邪背后。

这样子真的会舒服很多。

窗帘是半透明的,拉上了也会有些许的光透进来。那天是温温软软的阳光,洒下来像被子一样盖在张起灵身上。

吴邪有的时候累了,会坐到那个小床上去。他抱着一个抱枕,斜靠在张起灵旁边。

软软的枕头下是他们十指相扣的手。


7.


那天吴邪跟张起灵在沙发上看完了一部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做《枕边人》。

电影很安静。两个男主的一生就这样在淡淡的音乐里流淌着。他们曾经热恋甜蜜,也曾争吵也曾任性,也曾并肩走过一条条细细的河流。

直到他们老得走不动了,他们躺在一起,溘然长逝。


8.


他们觉得对方就是那个枕边人。

即使他们浪费了多少年的人生没有遇见彼此或者与彼此以现在这种方式共同度过。


9.


你是最温柔的风筝 

最好看的轮廓。

你是粉笔字略有偏折的婉转

你是我唇角舌尖隐隐约约的酒香。

你是我枕边那个柔软沉睡的人

还有鸦声连绵却暖暖软软的春光。

你勾勒了峰峦的轮廓

痕迹是渐趋隐没的墨。

你是轻描淡写的水波

在天上人间纵横交错。

你是最美妙的云雾点了最长明的灯笼。

你是轻轻流淌的沙漏惊艳着片刻的沉默。


10.


那天风吹十里。院子里的树下面,张起灵和吴邪坐在下面小憩。

吴邪抱着那个抱枕,躺在张起灵腿上渐渐睡去。

张起灵仰了仰头,轻轻闭上眼睛。


11.


“你且听这荒唐 春秋走来一步步。

  你且迷这风浪 永远二十赶朝暮。

  将昨日事 归欢喜处

  我们都需要自渡。”

 



“不为菩提 见过废土。”

                                                                                             李浅酿

【瓶邪】国庆贺文

校园AU
略ooc
厚着脸皮求一下小红心小蓝手

1.
说是为了庆祝假期,吴邪拽张起灵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的mall玩。其实两个男孩子也逛不到哪里去,于是就在晚上一起去吃饭。
吴邪事先在地铁上就检索了一下某APP上的推荐。地铁上人还蛮多,吴邪倚在隔板上,张起灵就一手扶着车杆一手撑着吴邪倚着的那个隔板。吴邪把包背在身前,专心致志地看着推荐,张起灵就这样看着他,直到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
怎么,这人还吃手机的醋啊——
吴邪暗暗想。于是关了屏幕,认真地看起对面人来。那个吃了手机的醋的人,歪了歪头,眼神清澈。吴邪一个绷不住,眼睛里就含了笑意“好了好了,你比手机好看多了。”
张起灵闻言不禁笑了。跨了一步遮挡了旁人的视线,低下头轻啄了一下人弯起的唇角。
这么一吻,吴邪就红透了脸。

2.
两个人去吃的是川菜,是因为吴邪说好久都没有吃辣了。冒着热气滚着泡椒的水煮鱼端上来,吴邪就迫不及待地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结果就被烫嘴的热气和灼烧般的辣味刺激得张开嘴巴哈着气。张起灵看他这副样子,就微微笑了一下。
“笑什么”吴邪故作气愤的样子,抬起筷子就夹了鱼送到张起灵嘴边,于是张起灵顺从地张嘴吃下。
好吃。他说。

3.
吃完饭两个人就在商场溜达了下。走进店旁的MUJI,就闻到门前香薰机喷出清新的橘子香气,白雾很好看。吴邪在家居区逛了逛,看中了一个枕头。“好软啊。”吴邪抱着说,“买两个吧,昨天晚上压得我脖子……”说着自己就红了脸了,一转身“去结账”,就往前走了。张起灵无奈地弯了弯唇角,快步追上去。

4.
九点多钟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坐了地铁往家走。街上几乎没人,两个人并着肩,张起灵提着购物袋,另一只手牵着吴邪,散步似的慢慢走着。吴邪步子轻快,转头看向身边的人,看到他刘海不经意翘起一些,于是停下来给他整理。
暖黄色的路灯下,张起灵看到眼前人认真地帮他捋顺着刘海,眼睛里反射了路灯的光,似是有星星。于是握住他的手腕就俯下身来吻他。吴邪有点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后还是轻轻的笑了,从嘴唇的交接处透出几丝笑声,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搂住了对面人的脖子,唇齿交缠。
相拥的两个人身后,是万家的灯火。

我在一个普通的手帐福袋里刷到了小哥的明信片!!!
这是命!!!
我超激动!!!啊啊啊!

【瓶邪】中秋贺文的一个小镜头

胖子启开了白酒就喝,配了一大桌子菜,还真有点节日的感觉。我拿了个小酒盅,倒了点儿酒想喝,结果就被闷油瓶拦住。
“小哥,过节嘛……”我撒娇似的看他。
“不行。”闷油瓶他抓了我的手过去就握得紧紧,放都放不开。
“好好……”我只得不情愿地妥协了,这才腾出手来吃东西。胖子好像已经麻木了,低着头吃饭,那鱼都让他吃了快一半了。我见不好,立马抬筷子去追,闷油瓶就给我剥虾。他速度奇快,我也就给他夹菜,转眼就听见视频里面秀秀他们发出的嘘声。
我也真是……
胖子喝酒我看得忍不住,乞求的目光看向闷油瓶,他无奈,就给我倒了一杯。我正开心,他自己却喝掉了,然后直接覆上我的嘴唇。
“唔……”
酒精的味道轻轻送入我舌间,恍然间他轻柔的松开我,我早就红了耳根。
轻轻锤了他一下,他却不以为然。
(胖子:我没有姓名)

【瓶邪】中秋贺文

中秋快乐。

今年的中秋在雨村过。

吴邪从温暖的午后阳光中醒来。
张起灵就躺在他旁边,察觉到身边人醒来,翻了个身正对着他。
“醒啦?”
“嗯”
声音带着点刚睡醒的倦意。吴邪凑近了点,抱住对面的人,头发蹭蹭张起灵肩头。
“小哥,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看月亮啊。”
吴邪像是撒娇地说。明明知道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可还是要像小孩子一样不断确认。张起灵笑了,说好。

要站在他们家门口啊,就能看见远处的山。快要入秋的雨村,有着一点雾气,就连山的轮廓也有一点朦胧。天色渐晚,雾气就渐渐拨云散去。胖子围着围裙把饭端了出来,喊了声吃饭,然后启开一瓶白酒。

“中秋快乐!”视频通话里看得到秀秀和小花的脸。秀秀说是特意化了妆,看起来很可爱。吴邪拿起手机拍了一圈桌上胖子做的菜,不得不说胖子这阵儿菜做的是真好,尤其是那个西湖醋鱼,真的好吃。吴邪夸了一番,想拿起酒杯,被张起灵抓住了手。

“不许喝。”声音好像能抓住人的心,弄的人不得不顺从。
吴邪撅了撅嘴只好作罢。

吃完饭,两个人就出门看月亮。胖子收拾筷子,说自己真的不想再多吃什么东西了。
月亮真的很圆啊。吴邪牵张起灵的手,翻来覆去握住。远方的山峦有好看的线条,就像身边人淡笔勾勒的脸庞一样。
趁其不备张起灵就去揉吴邪腰间那块软肉,觉得痒痒,吴邪就笑了,抬起拳头想要打他,一下子就被抓住。指节微微用力就给人拉到怀里去。吴邪倒也不抗拒,抓着人手就抱上去,笑得特别开心。
“笑什么?”抱着人晃晃荡荡,抬眼看着明明丽丽的月亮,唇角带了笑意地轻声问。
“就是要笑啊”吴邪勾住对方的脖子笑着说,“因为喜欢你啊。”

吴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融化在这里了。

坐在椅子上,两个人用同一副耳机听歌。
吴邪抱着张起灵肩膀,抬头看着月亮。歌单随机到南山南,吴邪闭了眼睛。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小哥,”吴邪好认真地看着人眼睛说。
“嗯?”张起灵回应道。
“这句歌词不对。”
“怎么不对?”

“你就是我的所有土地啊,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呀。”
“那样的话,我干嘛要走上一生。”
“我干脆就可以直接抱着你不撒手啊。”
“一辈子都不撒手呀。”

(胖爷没有姓名2333)

【瓶邪】9.10每日问好

9.10问好
占tag致歉
梗来自记承天寺夜游
今天雨村难得晴天。昨晚做得太晚,我腰疼到在床上躺了几乎一天。胖子用一种猥琐的表情看我,说什么年轻人要注意身体,我叫他滚蛋。
闷油瓶到底还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了,他做了雨仔参给我,照顾我一天。瓶仔还是很会照顾人的,不得不说要我一直这么躺着我也乐意。
今晚月色如水,我不是很困,就拉着闷油瓶去院子里看月亮。我站在院子中间,闷油瓶在我后面拉着我的手看天。月光在门帘上投下斑驳的影子。院子中间的部分,像积水一样空明澄澈,水中的水生植物交错纵横,大概是院子里那棵树的影子。
身后人向前一步,轻轻环抱着我。我感受到我身边的温度,转过头去环住他脖颈,耳鬓厮磨。我几乎听得到他的心跳。
“今夜月色真美。”我说。

每日的问好会摞在这里的w

【瓶邪】吻

ooc+校园+占tag致歉
1.
春日。
放学了。张起灵替吴邪收拾好东西,轻轻戳了戳桌子上熟睡的人。“该走了。”波澜不惊的声音一如往常,吴邪弯了弯好看的眼角,打着哈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教室里的人都走了,“这么晚了吗。”吴邪自言自语道。“那还不快点醒?”张起灵略带点嗔怪地淡淡道,背起包轻轻把椅子推回桌子底下,窗外面初生嫩芽的树影投射到校服遮住手腕的长长袖子与袖子下露出的修长手指上,光影流转。吴邪这样看着,轻轻把身边人的手抬起来,嘴唇轻轻触碰。张起灵回过身来,用手轻轻勾住吴邪略微前倾的脖子,在人嘴角蜻蜓点水般一吻。
“早安,醒了没。”
2.
夏日。
炽热的温度,充斥在耳边的蝉鸣。两个人沿着无人小路边树荫处走着,一个脚步轻快,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另外一个慢悠悠地走着,脚步平缓。吴邪轻轻牵着张起灵的手指,指关节碰触,间隙纠缠。“哎,昨天晚上的那本杂志里,你看到了吗,是那个什么叫甜的问题。底下的文字真的好甜啊。”吴邪随口这样一说,身边人停下脚步转过头,四下无人便吻了上去,将吴邪往自己的方向轻轻拉了拉,唇齿交缠。吴邪双手环住张起灵的脖颈,凑近了些。
“甜吗。”
3.
秋日。
开学了。老师讲课的声音又在耳边,毕竟两个人在假期一起学的知识差不多都懂了,吴邪低头写着什么,张起灵转眼看着窗外面。最后一排的座位,吴邪避开老师的视线,把身边人的头转到自己眼前来,“看什么呢?”张起灵没回答,浅浅笑了笑便低头翻了翻书,替吴邪把散落在外的两块橡皮丢进笔袋里,小指轻轻地扑散了下橡皮屑。转头就看见吴邪趴在桌子上看他。
课桌下悄悄牵起来的手。
张起灵微微低头,在吴邪眉下亲吻。
“看你啊。”
4.
冬日。
图书馆里的暖气坏了,吴邪裹着厚大衣,面前摊着作业搓着手,“好冷啊,小哥你不冷吗。”身边的张起灵取下手套给吴邪戴上,然后把对方两只手握在一起,“还好。”眼神到了身后看到小巷子里有个咖啡店,便叫吴邪等一会儿。带点鞋跟的男式短靴轻轻踏过老城区斑驳的地面,推了颇有些古意的店门进去,铃铛叮咚响了。好看的脸庞微微歪了歪,买了一杯热咖啡,又踏着铃铛声回去。刚走两步就看到了倚在一边墙上的吴邪,便走过去,把热咖啡递给对面人,“暖和吗。”温度在手心里散开,洇满了冬日里凉透了的空气。吴邪没回答,喝了一口,然后凑上前吻住了对方的嘴唇。舌头轻巧地送出一口热咖啡,带了点吴邪的体温,又有轻微的香味。张起灵笑了笑,舌尖在吴邪嘴中轻轻游走,舔过柔软的腔壁。
“不冷了。”
                                                                     李浅酿